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章 肉体上渴望的救赎

    我与谭玉华姐姐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尺度也越来越大,从开始的小碰撞,到

    拥抱,再到那一下的亲脸,慢慢一点一点的亲近,虽然还没到明摸或者做爱,但

    没想到我们可以这样,她只是小给,不能大给,摸不透她到底想怎么样,或者就

    如她所说我还小,怕影响到我,只能满足我那一点对性的追求,那一点追求算是

    她可怜我,而那一点可怜是我们一起的逐步的密切,积累感情而发生的,是这样

    吗谭姐姐。

    之后,我们好像好朋友一样,感情越来越厚,我对性的追求比以往强烈,偶

    尔的小动作似乎满足不了我,动作大点她都会很机灵的躲开,幽默的拒绝,怕伤

    害到我的心,而她尺度控制在线内,但她对我那一点放肆会引起更多的追求,为

    了得到更大的满足,有时动作大了。

    例如遇上姐姐上楼梯时,我每次都是故意的走在下面,可以看到她的大桃股

    ,特别那时是夏天,她的工作服是短裙子,只有角度够低都能看到内裤,有一次

    ,他穿着飘逸超短裙,裙子内的大肉股露了出来,高翘的肉股间夹着丁子裤,小

    布紧紧的包着肥b,走着楼梯一扭一扭的,我实在受不了,很想拍一下那两个肉

    球是什么感觉的,我装着顽皮的样子,好像赶马一样「驾驾驾走快点」

    打到肉股啪啪啪的响,又翘又厚肉,好像拍着两个大肉球,里面的脂肪震动

    起来,她知道我故意的,玉华「你这坏蛋,姐姐这么累还这样赶,有本事上来

    哎呀痛」

    我看见她没有生气,我继续拍打「驾驾走快点不要像个老太太」

    玉华「你这小子,这样欺负姐姐,啊别打啊好了,别打我」

    果然越拍爬得越快,我是隔着裙子拍打,不敢伸进裙子里,因为太过份的话

    ,怕她接受不了,手感真好肉厚很有弹性,外软里弹,特别是她穿着紧身的热

    裤,超薄的热裤紧紧的包着大桃股,三角位很突出,彷佛看到整个阴部形状,这

    样拍打绷紧的大肉股,跟有弹性,拍多几次后,她怕了,不让我在下面,要我先

    走,经过那几次,我感受到拍到和摸女孩子肉股的感觉,又解开了一些性疑惑,

    但我最想感受的是抓奶还有插紧小穴里的感觉。

    为了得到更大的动作,我用尽脑汁,包括偷看姐姐洗澡,她洗澡时有个癖好

    ,那就是每次偷看她洗澡,要家里没人才能实现,由于姐姐很爱干净,特别对

    私处,那里特爱干净,小内裤有点污渍都要换新的,所以她晚上洗内裤并不是一

    条,上面有提问过,为什么姐姐内裤的数量远大于胸罩,上一集她跟男朋友做爱

    时审问她,为什么包包里总是有着湿了的内裤,鹏哥怀疑她跟老板玩了,姐姐回

    答的意思是因为丁字裤太小,或者新裤偏紧,纳进黑缝里磨出水,特别是走路的

    时候,弄脏了就换一条,而且她的内衣裤多是本店的,估计不用钱或者员工价很

    便宜,新款随便穿。

    在夏天,姐姐一回来洗澡的机会很大,她的下班时间与我放学差不多,那时

    家人没有这么快下班,所以我大胆偷看,为了能看到她洗澡,我特意的把门上面

    的小窗,贴着海报,在海报的边上撕开了一点缝,站在凳子上就能通过小缝看到。

    第一次偷看时,她一件一件的脱光身上的衣服,当拖到胸围,一双高耸的大

    白乳弹了出来,又大又挺,那两个薄轻的大罩杯放入盘里,再到小丁字裤,乌黑

    倒三角的阴毛修得很整齐,这是鹏哥要求剃的,当她拿起花洒淋在身上,那透明

    的水从大白乳不断的流下,十分诱惑,她很享受的用沐浴露揉着乳房,闭上眼睛

    小手不断在沾满泡沫巨乳上揉来揉去,动作已经不像洗澡,很快两只乳房被揉红

    ,乳头变尖,之后她的手滑到阴部,站着用花洒一边摸一边冲,玉华「喔嗯

    喔」

    她很享受的自摸,动作好淫荡,之后好像觉得不够,坐在小凳上把玉腿张开整个阴部露了出来,我再次看到了姐姐的阴部,并且是目前为止最清楚的一次

    ,因为之前的偷看都在比较暗的房间和天台,光秃秃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

    的夹着形成一条细黑线,她拿着花洒对着阴部喷射,她张开腿的姿势就好像做爱

    时打开大门方便被男人捅穴的动作,她的小手开始抚摸阴部,中指纳进缝里上下

    的滑动,姐姐张开小嘴闭上眼睛「喔喔喔啊嗯」

    表情十分享受,手动的越来越快,她就越享受,接着她用双指把肥厚的大阴

    唇打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阴蒂很像一颗透明的玉

    珠,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好像两条小肉片,不宽大,很细小那种,但看不到肉洞

    在哪里,里面相当娇嫩,她拿着花洒向嫩肉喷洒,她啊了一声,花洒不停的摆

    动用水压刺激敏感部位,姐姐自摸的动作和样子很淫荡大动作的自摸,比我手

    淫强多了,之后在阴蒂上不停的狂摸,淫叫激烈,之后用双指插进了阴道里不停

    的进出,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肉洞在这里,姐姐张开小嘴皱着眉头淫叫「啊

    啊啊啊」

    滋滋滋发出声音,小手激烈的在自己的肉穴里狂抽送,随着一

    声销魂的淫叫停了下来,全身抽搐抖动,之后发软的躺着,醒来后才是真正的洗

    澡,不知不觉我下面硬了,姐姐已经有一段没有跟鹏哥做爱,她实在太需要,可

    是我帮不到她,第一次的偷看就发现了她在洗澡时自慰,完事后,我把凳子摆好

    ,故意的在门口等她,她一打开门差点撞到我,这时发现她没穿胸罩,双巨乳带

    着乳头尖尖的凸起,玉华「啊吓死我了,你这小子一声不响的站在门

    口干嘛」

    我「姐姐,你怎么在里面这么久,急死我了,我要尿尿」

    玉华「去去去」

    我「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在里面出事,想起了新闻报道在里面中毒了」

    玉华「才没有,乌鸦嘴」

    我「那姐姐在里面这么久干嘛呢」

    姐姐尴尬的脸红「没什么,去你的小便」

    之后我看到了多次在里面自慰,而这段时间鹏哥没有约姐姐做爱,他们怎么

    了以前都很需要的,姐姐这么一段时间不做爱,肯定憋不住了。

    某一天晚上,我倒了杯水进去了房间想问一下他们的事,敲门,玉华「进来」

    门没锁,我打开门后发现她一个人坐在书桌上沉思我「姐姐,喝杯水吧」

    玉华「谢谢弟弟终于有人关心我了」

    我「怎么了」

    我坐到她旁边,发现吊带睡衣裙里是真空的,胸前只是两片白色小布包着双

    乳,超低胸v领,从上面望下去可以看见浅红色的乳头和乳昏,坐下后两个乳头

    隔着白布,隐约的看到两黑影尖尖突起,她穿成这样我就无法正经起来,诱惑死

    了我「姐姐,你怎么了,我看你不对劲」

    玉华「你还会观察人,嗯最近不太开心」

    我「是不是跟鹏哥吵架了他很久没来找你了」

    玉华「你这都看得出来,嗯的确是这样」

    我「为了什么事了」

    玉华「他一直认为我跟老板一起」

    我「其实,我也这样认为,不过,我相信姐姐不会跟老板做那个」

    玉华「为什么」

    我「我见过几次你跟老板一起啊上次打包回来那次,我也看到了,你经常

    跟着老板进出,当然怀疑你了,特别是跟着有钱人,很吃醋的,但是姐姐一直在

    我身边,都没点蛛丝马迹跟老板鬼混,并且姐姐不像那种人,姐姐好纯洁的,一

    本正经」

    玉华「行啦行啦夸够了,你这小鬼,人小鬼大,还分析得这么到位,是

    的我跟老板没有那个,但是他很喜欢我,一直在追我,对我很好,连店里的同

    事都看得出,但我都拒绝了一些好意」

    我「那鹏哥是怎么知道你和老板的事,或者看到了吗」

    玉华「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发现的,而且不止一次,审问了多次,我也觉

    得奇怪,他会突然审问我,而且我跟老板一起吃饭,一起工作的当天就会找我来

    问」

    我「他好像知道你在店里的活动,他经常来店里吗」

    玉华「没有,他基本不来店的,就算约我,也是在外面等」

    我「那就奇怪了,他怎么知道你的活动」

    玉华「我也不知道,最近就这事闹了」

    我「姐姐,你还是很喜欢他的,要不然不会这么伤心」

    玉华「是的,虽然我们一起不是很久,但还是有点感情」

    我「姐姐,不要愁了,迟早会水落石出」

    玉华「哎」

    我「不要这样啦我不喜欢姐姐这样,我看到都伤心」

    玉华「好吧喂你看哪里去了姐姐马上用手唔着胸部,我不时的

    盯着她若隐若现的乳头」

    我「没看什么」

    玉华「你这个小色鬼,本来就不是给你进来的」

    我「姐姐,为什么你这样穿,不看才怪」

    玉华「人家没想到你会进来的,我一个人穿成这样有什么问题」

    我「那里面怎么不穿了」

    玉华「睡觉还穿胸围纳得很紧,影响呼吸」

    我「喔原来这样,这么大肯定了」

    玉华「我咪咪这么大关你什么事真是的,看到了吗」

    我「嗯」

    姐姐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走走快去睡觉」

    我「姐姐,还是那句,不要愁啦」

    玉华「嗯我会的了」

    我出到门口,姐姐叫着我玉华「喂多谢关心」

    我「嗯」

    姐姐很情深的看着我,直到我进房间,看来姐姐很需要关心,小小的问候和

    送水的温暖已经足够,关键她觉得我有那颗心。

    过了几天,答桉终于出现。

    那天晚上跟平时一样,做完作业,在厅里跟姐姐看电视,突然有人敲门,我

    去开门原来是鹏哥,我以为他好了鹏哥「玉华呢」

    我「在,姐姐」

    姐姐走了过去,鹏哥拉着她的手很凶的说「跟我走」

    玉华「喂这么晚去哪啊也给我换套衣服啊不行,穿成这样怎么出去」

    碰门关了,我觉得出事了,我看着楼下面,没发现他们出来,难道又在上

    面约炮了我觉得没这么简单,我静悄悄的上到天台,他们已经在做爱了,当时

    姐姐坐在哪张烂沙发上,鹏哥双手抓着张开的玉腿,使劲的抽插,姐姐的叫声更

    以往不一样,有点不情愿和痛的叫鹏哥「干死你这个骚b」

    玉华「怎么了啊啊你怎么这样对我」

    鹏哥「你的b好脏好臭,我要抽出她的邪气,看你这b这么贱」

    玉华「我做了什么喔喔停不能这样做喔喔好干

    里面好干你弄她出水再用好吗」

    鹏哥「把她插烂,这个不干净的淫穴,等下干完,把你扔到地盘上,让民工

    轮插你的贱b,反正你的骚b是公用的,让他们的精液射进你子宫,把你子宫灌

    满」

    玉华「我做错了什么啊啊啊不要不要」

    鹏哥「你看,不是出水了吗你这个淫穴,操几下她就出水了,舒服吧舒

    服才出水」

    玉华「我们的确很久没做爱了,她真的很想要」

    鹏哥「给别人干了,喝了这么多精还想要,你这个臭b,我要把你干烂」

    玉华「我什么时候跟别人爱爱了」

    鹏哥「我不是跟你说,我是跟你下面的贱b说,乱给别人用还特需要」

    玉华「啊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对她喔轻点轻点」

    鹏哥「还说轻点,越干越多水,她很爱被干」

    玉华「你还没答我,我做错了什么」

    鹏哥「死贱b,你今天干嘛去了」

    玉华「上班啊」

    鹏哥「除了上班,你的b在干什么」

    玉华「没什么,她很好」

    鹏哥「很好当然很好,他给别人干得这么舒服,还把别人的精液吸进去了」

    玉华「没有真的没有,你听谁说的」

    鹏哥「好我告诉你,翠婷就是我的卧底,每次都是她报料」

    玉华「你怎么不相信我,就相信她了我们真的没做什么」

    鹏哥「人家都看到你跟老板在货仓里面做爱,还射进b里,沙发全是精液」

    玉华「没有真的没有,我们是在货仓里点货,没有做爱」

    鹏哥「人家都看到了沙发上有精液」

    玉华「我不知道为什么沙发有精液,那肯定不是我跟他做的,你确定看到我

    们做爱了」

    鹏哥「这个没有证实,但这样的现场,你们这么巧出来就有精液。就算这次

    是看错,难道次次都看错了吗我忍了很久了,我告诉你,你跟别的男人做爱,

    我也跟了别人女人做,我这段时间插过很多女人的b」

    玉华「没有我们真的没有什么」

    鹏哥使劲的虐穴,粗鲁的抽插着,鹏哥「不出水,我搞到你出水」

    肉棒拔了出来,用双指插进嫩肉中野蛮的挖穴玉华「不要不要喔喔受不了不要这样弄」

    姐姐激动的叫起来,她恐惧的看着下面被虐,鹏哥的手用力得绷紧,使劲的

    在里面挖,姐姐叫得撕心裂肺鹏哥「把她拆了」

    玉华「啊啊不要不要停停受不

    了太强烈了啊啊受不了停求求你停」

    鹏哥「把她拆出来看看淫穴长得什么样的」

    玉华「啊啊啊不好辛苦啊啊啊难受

    ,喔喔喔不行我我要来高潮了啊」

    哗啦啦b里喷出一到清泉,那喷射很有力,射到几米远,原来这样弄女

    人会喷水,但姐姐很辛苦鹏哥「贱b,嗨得喷水了,插爆你的烂b」

    说完立即一棒插入,疯狂的抽插起来,让姐姐疯狂的淫叫,叫声让人难受,

    过了一会儿,他深深插进去停了下来,他射了,其实他的持久性不太好,偷看了

    这么多次,约15到20分就差不多了,他一边射一边推着姐姐鹏哥「射满你的

    淫穴,把地盘抢回来」

    卜肉棒从肉洞拔出,被操红的小穴形成了小黑洞,精液立即从黑

    洞里流出来,姐姐张开腿不停的喘气和呻吟,鹏哥边穿衣服边说「别怪我是你

    的淫穴犯贱我告诉你,我要找别的女人做」

    说完气冲冲的离开了,姐姐依然保持着张开腿的姿势,穴里继续流出精液,

    发呆的望着天空,她哭了,我很想走过去安慰,但姐姐全身裸体,还把腿大得这

    么开,我不敢去,怕她不喜欢,过了一会儿,我边哭边穿睡衣,我在门口叫「姐

    姐」

    玉华「弟弟,呜呜」

    我跑过去「姐姐」

    我们抱着一起,她哭得更厉害我「姐姐,不哭,姐姐很坚强的」

    玉华「不好意思,弟弟,我坚强不了,呜呜」

    我「不要哭了,这样的贱男人不要了,姐姐你这么漂亮,喜欢你的人多的是」

    玉华「谢谢弟弟安慰,姐姐真的很伤心,没试过这样」

    我「你跟着这样的人,不会幸福的,哪有人用做爱对着身体发泄的,以后他

    也会这样,品太差了,烂人」

    玉华「的确,我不喜欢他了」

    我「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喜欢你,关心你的,例如我」

    玉华「是的,我的好弟弟,还是最好是你,懂得关心安慰人」

    我「对了,翠婷是谁」

    玉华「是我的工友」

    我「这人报料给鹏哥的」

    玉华「这个女人很要强的,她有目的」

    我「姐姐,我们回去再说,你穿这么少,怕着凉了」

    玉华「嗯」

    我扶着姐姐进屋里,她吃了药,冲洗下面,全身发软的躺在床上,我拿了温

    水给她,我「姐姐,再喝点水」

    玉华「谢谢弟弟」

    我「姐姐,你疼吗」

    玉华「不痛,姐姐没事,刚才你全看到了」

    我「不好意思,刚才鹏哥气冲冲的拉你出去,怕你出事了,所以」

    玉华「这不算偷看,是你着紧姐姐」

    我「姐姐,翠婷这个女人是什么人」

    玉华「她是老员工,这女人很要强,妒忌心也强,很多人怕她,她也整走了

    几名员工,心肠很差,她可能知道老板喜欢我,对我特好,所以要整我了」

    我「真的恶毒的女人,老板为什么不炒她」

    玉华「她很有手段的,老板不知道」

    我「姐姐,这件事有好有坏,你给人陷害了,但也试出了鹏哥是什么人,你

    不值得跟他一起」

    玉华「嗯但是」

    我「你还喜欢着他」

    玉华「嗯但是,给你一说,我的身体解放了,她自由了」

    我「姐姐,振作起来,这个伤要疗一点时间,以后会没事的」

    玉华「谢谢弟弟关心,要不是有你呜我不知道怎么哭诉,憋着很难

    受」

    我「嗯你要记住,很多人喜欢你,关心你,不要让这些人失望」

    玉华「知道了谢谢弟弟,姐姐好多了」

    我「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别想太多」

    玉华「嗯知道了」

    我「我去睡觉了」

    玉华「好的,不好意思,姐姐的事骚扰到你」

    我「没关系,姐姐对我好,我一样对姐姐好,我喜欢姐姐」

    玉华「我也喜欢弟弟」

    我低着头「姐姐,那个」

    姐姐双手温柔的抚着我的脸,闭上眼睛,我看着她嘟着o形的小嘴吻过来,

    滋她害羞的微笑「是这样吗」

    我「我不是」

    她抱着我到胸前,我的脸紧紧贴到大奶上,我的嘴碰到比较硬的乳头,她的

    脸抚摸着我的头顶,这温暖的拥抱,很亲切她故意的拥抱长点时间,我的鼻给

    柔软的大白乳掩盖,闻着双乳间的奶味和体香,但难以呼吸,玉华抱着我问「怎

    么样是这样吗」

    我「我」

    她推开我「喂好了吧还不够吗姐姐只能这样」

    我「我是说,我爱姐姐」

    我马上快速亲了她的脸,冲出门口,我回头再望玉华「你看你,脸都红了,

    还说喜欢姐姐,姐姐喜欢胆大的人」

    我「啥」

    玉华「我是说,我喜欢胆大的男孩」

    我「知道了」

    玉华「傻小子,晚安」

    我回去后,我反复的想着姐姐那句「我喜欢胆大的男孩」,她是指我不够胆

    大,还是暗指我应该胆大的做下去当时应该动作大点,直接摸她男人跟女

    人第一做爱,不是因为男人好色而主动进攻的吗姐姐难道想我大胆的进攻可

    是我怕她拒绝我,把我推开,就好像上次她抱着我,我的手滑到乳房的侧边准备

    想抓的时候给她叫住了,不让我这样做,当时尴尬死了,面对她这样丰满诱惑的

    肉体,我觉得最终会受不住诱惑对她动手,不过现在姐姐的心情,还是治疗好心

    里的创伤吧之后的几天里,姐姐还是闷闷不乐的,那件事还影响着,她发生的

    事只有几个人知道,其中就是我,只有我去安慰她,我看着姐姐这样的心情,自

    己也受到影响,会心痛,这时才明白,我真的喜欢了她,之前我只是好色的喜欢

    她的肉体,想在她身上探索性的秘密,现在是我动情了怎么我满脑子都是

    她时不时姐姐那甜美纯洁可爱的样子出现在眼前,我不觉得烦,而是很想看到

    她的样子,心里甜甜的,导致我情不自禁每晚都要去姐姐房间里说悄悄话,我们

    好像习惯了,甚至她会坐在房间里等我,感情瞬间拉到一定高度,看着姐姐的心

    情一天比一天好,我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久违亲切的微笑终于出来,还有那两个

    可爱的小酒窝,好开心,她的微笑很耐看。

    我的爱意越来越深,我终于在她面前表达了「姐姐,我爱你」,这句话跟以

    前的意思是不一样的,是真正的喜欢你,但姐姐依然按照以前的意思理解我的「

    我爱你」,她也会回答「我也爱弟弟」,其实她的爱是亲情的爱,就好像姐姐和

    弟弟的好关系,而不是爱情,越是这样,我就越着紧她了,每晚恨不得快点写完

    作业去陪姐姐,但是她会严格要求我做好作业,规定的时间过来聊天。

    有一天,她的心情再次变差,下班后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没有出来,我在她规

    定的时间里探访她,我进去的时候,她穿着那件熟悉、让人抓狂的白色吊带睡衣

    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星空,她的表情直接更你说「我有事了」

    我「姐姐,你又怎么了」

    玉华「没没什么,好烦」

    我在想她的事无非是爱情和工作的事,我首先向爱情这方面下手,当然,我

    知道不是因为我了我「好烦,当然有什么事了,又是鹏哥吧他来找你了」

    玉华「没有,他消失了」

    我「你还喜欢着他」

    玉华「嗯是有点,我很想以前我们初恋那样,大家互相关心着对方,着紧

    着对方,甜蜜开心的拖着手散步,但是不会再来的了」

    我听了心里凉了一下「情伤没这么快自愈好,这时要靠你自己去消化」

    玉华「是的,他会偶尔出来,让你的伤口隐隐作痛,很想他来到我身边,很

    想他以前那样陪着我,满足大家的需求,哎算了吧他变成这样,我接

    受不了,你分析得很好,没幸福的。你这小子怎么这么老练好像经历过似的,

    把人家的心理分析得这么准,到位」

    我「我是姐姐心里的一条虫,当然知道了,刚才你说满足大家的需求是什

    么需求我能给你吗」

    姐姐脸红「这个你不能给我这个嘛你好烦,臭虫」

    我「姐姐以后能给我吗」

    玉华「不行不行你怎么这样坏的」

    我「其实我都不知道是什么需求,又说我坏,好委屈」

    玉华「成人的世界你不懂,人都要需要那方面,还要加上爱情进行不说

    这个啦你怎么点这里说呢」

    我「我是小孩,不懂大人所谓的需要是什么,只是好奇的问一下大人,我想

    我也需要,只是容易满足,一个人能完成,比你简单多了,你的太复杂,完成的

    条件苛刻」

    玉华「行啦行啦你这臭虫,就知道你会这样挑逗姐姐。哎可是好

    烦」

    我「还烦什么呢」

    玉华「那个翠婷,她又来了,老板对我越来越好,她怕店长这个位置跟她竞

    争」

    我「店长」

    玉华「是的我们店早有计划要一个店长,她已经瞄准了,其实我并无所谓

    ,但她却很着紧,他知道老板喜欢我,怕我抢了,今天陷害于我」

    我「怎么陷害」

    玉华「她最近的小动作很多,把我负责很贵重的货损坏或者偷走,她老在货

    仓里鬼鬼祟祟的作桉,把一些数搞乱她以前就这样整走了两个新人,还恶意

    破坏我和鹏哥的感情,就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向鹏哥报一些假消息,什么老板在货

    仓里卿卿我我,又在里面做那些行为,其实都是她编出来的,让我们吵架,破坏

    我们的感情」

    我「好恶毒无耻的女人」

    玉华「老板处处都帮助我,原谅我,她越眼红。所有员工都怕她」

    我「看来老板很喜欢你啊不把她放在眼内」

    玉华「所以,她最近的动作特别多了」

    我「迟早她会露陷的,动作越多越容易」

    玉华「这个女人太讨厌了,非常的狠她」

    我「你怎么不说给老板知道现在老板最喜欢是你」

    玉华「我现在的地位,不至于能够解除她,不过我会收拾她」

    我「等你的好消息」

    未完待续
葡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