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彩票—bbin彩票—快乐彩票—澳门彩票投注 > 精品小说 > 似幻人生(下部) > 【似幻人生下部——桃花源】(7)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似幻人生下部——桃花源】(7)作者:34567893456789(阿龙)2018/10/16字数:6198【第7章:造人大业】因是夏天,身上衣服本就很少,不到二十秒种,四人就光熘熘的了。

    面对三个美妇漂亮的脸蛋、白嫩的肌肤以及凹凸有致的胴体,陶龙的鸡巴迅速勃起,很快就跟铁棍似的一柱擎天。

    小屄空虚数月的三女则如花痴般小嘴微张、两眼放光,急不可耐地与陶龙缠绵起来。

    陶龙是个具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很敬老、爱老,房事也不例外。

    他本想按照年龄顺序从大到小一个个肏下来,但考虑到陶云有孕在身,不宜剧烈运动,而最后又必须射在陶雨体内,以使她尽快怀孕,因此决定先勐肏刘娟,有效的宣泄自己数月来累积的性欲,然后让陶云过过瘾,最后再肏陶雨。

    想好之后,陶龙立即付诸行动。

    只见他伸出右手食指向刘娟私处探去,感受到里面湿滑无比,知道母亲的身体已经做好了性交准备,于是他迫不及待趴到刘娟身上,将龟头对准已然掰开的湿漉漉的白虎屄,缓慢推进至最深处后旋即快速抽插起来。

    二十分钟左右强有力的进攻之后,被肏出两度高潮的刘娟瘫软了下来。

    陶龙立即转移阵地,相继对陶云陶雨展开攻势。

    这母女俩战斗力显然不如刘娟,二十多分钟后两女就先后主动投降,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事遂告一段落。

    经过不到五十分钟的鏖战,四人都得到了久违的巨大快感。

    稍事休息后,陶龙对刘娟说道:「妈,我刚刚肏你的时候,感觉你的阴道特别紧致,我肏得非常舒服。

    」三女闻言俱是一怔,都没弄明白陶龙此话是什么意思。

    陶云陶雨颇为不解地看着陶龙,心想:龙儿是不是说他妈妈年轻屄紧,因此肏起来很舒爽,而她俩的屄因为年龄较大的原因则要宽松得多,肏起来很乏味?仔细想想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她俩跟陶龙肏屄的时候,至今依然紧致的阴道紧紧包裹着他的鸡巴,从陶龙的语言、动作及表情都可以看出来,他明显也是极为兴奋的。

    更为重要的是,陶龙是一个非常懂事的男孩,绝对不会厚此薄彼。

    刘娟也感到莫名其妙。

    自己的儿子她很清楚,自来到桃源之后,他对三女一直都是一视同仁,从未有任何的区别对待。

    他此时说这番话似乎不合时宜,可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意识到自己的话让三女产生了误解,陶龙赶紧笑着说道:「你们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胎儿比我的鸡巴大多了,妈妈生下牡丹才几个月,按我的理解阴道应该被撑大了,很宽松,肏起来肯定不太舒服。

    可事实是,妈妈的屄依然紧窄如故,我很开心。

    」闻言三女均松了口气。

    陶云道:「可能我们陶家的女人身体比较特殊,生小孩后不久都会恢复如初。

    当年我和你奶奶也是这样,你爷爷总是笑得合不拢嘴,说他捡到宝了。

    」从这番话可以知道,陶云已经完全把刘娟当作陶家的女人了,因为不管是身体还是性格,刘娟与陶家女人都毫无二致。

    刘娟感到很欣慰,甚至有些激动。

    虽然她只是陶家媳妇,但由于她在很多方面,比如腋痣、白虎、阴道特征等等都与陶家女人惊人的一致,两个长辈俨然把她视为陶家的嫡亲女儿。

    当然这本来就是事实,只是此时还没有被证实罢了,由此可见陶云陶雨的判断是无比准确的。

    误会解除之后,四人也休息得差不多了,于是陶龙与三个长辈又开始了新一轮欢娱,过程无需赘述。

    当然,包括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陶龙都是射在他的奶奶陶雨的屄内。

    7月12日早上一醒来,陶雨就发现三十年多来极有规律的月事如期而至,四人意识到这次播种失败了。

    不过他们都没有灰心,因为陶雨比陶云年轻十多岁,怀孕的几率也大得多。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6c021604192c0b0d0500420f"><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1a7460726f5a7d7b73763479">[email protected]</span></a>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шшш.cm哋阯發咘頁www.c此后几天,陶龙主要是肏母亲刘娟,孕妇陶云负责接受精液。

    待陶雨月事干净后,陶龙又开始了造人大业。

    7月25号晚饭时,刘娟突然想到男性不宜在桃源久居,就给陶龙提了个醒。

    有了前车之鉴,陶龙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考虑到清晨凉快,遂决定第二天一大早离开桃源。

    当然他不可能独自出门,陶云是个孕妇,刘娟还在哺乳期,都不适合带走,因此,7月26号天蒙蒙亮时陶龙只带着陶雨一个人离开了桃源,目的地是南林县城。

    出门前,刘娟将她从刘家庄带来的积蓄悉数交给了陶龙,嘱咐他不要太节省,不能让备孕的奶奶受到任何委屈。

    为了应对特殊情况,陶龙还带上了部分珠宝,到县城后兑换现金。

    进入县城以后,找到一间旅店两人就以母子的身份开了间房。

    因为陶雨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任谁也想不到他们居然是一对如假包换的祖孙。

    陶雨自出生至17岁一直生活在陶村,从未出过远门。

    199年与母亲逃到桃源以后,28年来没有踏出桃源一步。

    尽管已经5岁了,一经接触外面的世界,陶雨竟然如同小女孩似的兴奋莫名。

    开好房间后,她就迫不及待地拉着陶龙上街去了。

    陶雨对所有未曾见过的商品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东瞧瞧西看看,对女性及婴幼儿用品尤其感兴趣。

    陶龙跟着不知疲倦的陶雨逛了一个上午,对女性喜欢逛街有了初步认识,这一点在后来相继带陶云和刘娟来到县城后就完全得到了证实。

    其间陶龙还抽空将身上的珠宝换了数百元人民币。

    到了饭点,两人找到一家饭店随便吃了点东西。

    饭后陶雨对陶龙说:「龙儿,我看中的那几样卫生用品,回桃源前我们再买,好吗?」陶龙当然没有意见,说了句「好的」之后两人离开了饭店。

    陶雨说的几样卫生用品,一直跟着她的陶龙很清楚,主要是两类。

    一类是婴幼儿用品,一类是女人用的月经带和卫生纸。

    (讲到这里的时候,一众女孩露出诧异的表情,嘴快的陶竹问道:「老爷,卫生纸我们都知道,月经带是什么东西,怎么用?」陶龙不得已解释了一下:「那个年代还没有出现卫生巾,女性经期卫生就靠它了。

    」随后陶龙简单地讲了下月经带的用法。

    解决了众女的疑惑之后,陶龙接着又言归正传了。

    )考虑到气温太高,旅店房间的吊扇扇出来的风都是热的,下午的旅店根本没法呆。

    同时也为了让陶雨长长见识,陶龙提议去县城唯一的公园玩玩,陶雨愉快地接受了。

    曾经去过一次南林公园的陶龙很清楚,公园内设施比较简陋,适合陶雨这种成年女性玩的项目并不多。

    他之所以带陶雨去,让她长见识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目的是去乘凉。

    在公园里两人看上去依然是母慈子孝的形象,玩累之后就在一棵大樟树底下的草地上休息、乘凉。

    傍晚时分两人在外面吃了晚饭,随后回到旅社。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650b1f0d102502040c094b06"><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f99783918cb99e989095d79a">[email protected]</span></a>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шшш.cm哋阯發咘頁www.c洗完澡,祖孙二人赤条条地上了床。

    此时的陶龙俨然性爱高手,先是亲嘴,接着把玩起陶雨那对仅堪一握的白嫩乳房来。

    三分钟不到,陶雨就娇喘吁吁,明显已然性趣高涨。

    当陶龙准备伸手至陶雨私处继续撩拨的时候,陶雨说道:「龙儿,我的屄里已经出了好多水,你的鸡巴也早就硬了,你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快点肏我吧。

    你很清楚,我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做你女儿的亲生母亲了。

    但愿这个月能成功怀上你的孩子,不然的话下个月你去上学了,就要等明年了。

    」「奶奶,记得去年五月份开始,我肏我妈肏了将近四个月,连月事是什么都不知道,说明我妈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了身孕。

    今年寒假一共才二十多天,我奶奶妈也如愿怀上了。

    由此可见,我的种子生命力强得很,所以奶奶你要相信我的能力,这次我绝对可以让你怀上。

    」「龙儿,那你就快点行动吧。

    早肏就早射精,早射精我就可以早点怀上你的孩子。

    」说完,陶雨就躺在席子上,并最大限度地张开双腿,露出仅有一条细缝、不断冒出淫水的白虎屄。

    随后伸出纤纤玉指掰开肥厚的阴唇,将那未因年龄增长而有丝毫变化依然粉嫩的小屄暴露在陶龙眼前。

    美人期待自己临幸,妙屄渴望自己蹂躏,陶龙半秒钟都没耽误,将龟头对准肉洞,直接插了进去并快速律动起来。

    不到两分钟,舒爽得不要不要的陶雨就叫起床来:「龙儿,你好厉害……」见状陶龙赶紧用嘴堵住陶雨的樱唇,不让她出声。

    十多秒后才松开嘴唇。

    先说了句「不要说话」接着小声说道:「奶奶,这里不比桃源,小心隔墙有耳,万一被别人听到,我们会有麻烦的。

    」陶雨闻言吐了吐小舌头,轻声道:「其实我先前在洗澡的时候就想到在这里肏屄是不能像在桃源那样随心所欲的,只是刚刚太舒服了,我没忍住就叫了出来。

    龙儿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虽然少了些许乐趣,但两人极为享受肏屄这件人生最大乐事,在之后的半个多小时里,祖孙俩配合默契,陶雨更是被肏得高潮迭起,直到她无力承受之时,陶龙才把浓精射到她的阴道深处。

    稍事休息恢复点力气的陶雨抚摸着陶龙的胸膛,柔声道:「龙儿,我可以叫你老公吗?」陶龙略感诧异,在桃源他从未提过这个称呼。

    旋即想到下午在公园的时候,有一对年轻夫妻互称老公老婆。

    「奶奶,你真是活学活用啊。

    我们之间的确可以这么叫,不过,我可不愿意叫你老婆。

    」闻言,陶雨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小声说道:「龙儿,我比你大三十多岁,你不想我做你老婆我能理解。

    」陶龙在陶雨那依然俊俏的脸蛋上轻轻地捏了一下,笑着说道:「奶奶,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不想你做我的老婆呢?我的意思是,虽然你是我事实上的老婆,但我只想叫你奶奶。

    」陶雨未能理解陶龙这番话,遂道:「为什么呢?」「因为叫奶奶刺激啊,尤其是肏屄的时候。

    」见陶雨一脸茫然的表情,陶龙进一步解释道:「假设这个旅店房门密封性能不好,我们肏屄的时候说话声音又比较大,而房门外正好有人经过。

    如果我们互相称呼老公老婆,门外的人最多说句真不害臊,然后一笑而过。

    但如果听出我们是奶奶和孙子的关系,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我想他一定会停下脚步,绝不放过任何声音。

    震惊之余,可能有羡慕、嫉妒,也许还会愤怒,甚至会有报警的念头。

    」「龙儿,你这话我相信。

    不过,我还是没弄明白,这跟你叫我奶奶还是老婆有什么关联,你不会真的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吧?」「我怎么可能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奶奶你应该知道,世俗社会是禁止乱伦的,不要说有血缘关系的,就是像公公与儿媳、外甥与舅妈这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发生两性关系的,人们都会极力谴责,让当事人抬不起头。

    当然这是表面上的,他们心里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从人们茶余饭后对这类事情津津乐道来看,我觉得他们内心一定是嫉妒甚至羡慕的。

    」陶龙的话让陶雨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当时,陶金一家被当作另类,所有人都瞧不起他们,他们受歧视,被孤立,在陶村完全抬不起头。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690713011c290e080005470a"><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b6d8ccdec3f6d1d7dfda98d5">[email protected]</span></a>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шшш.cm哋阯發咘頁www.c                   但关上门后,一家人相亲相爱,尽情欢娱,端的是其乐融融。

    别人怎么想的,她不清楚,也许正如陶龙所说,他们可能会嫉妒或者羡慕吧。

    想到这里,陶雨基本上明白了陶龙的意思,于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这个世界上口是心非的人多得很,他们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

    就拿乱伦来说,虽然他们口诛笔伐,但心里却巴不得自己也有这样的艳福,只不过没有机会或胆量罢了。

    作为我们陶家的一员,我信奉的是:我乱伦,我光荣。

    因此,在床上,我无论何时都要体现一个乱字,而称呼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奶奶,你仔细回想一下,在桃源的时候,你妈我只叫过奶奶妈吧,我妈也只有妈妈这个称呼吧?」略加思索之后,陶雨说道:「的确是这样。

    我终于弄明白龙儿你为什么不愿意叫我老婆了。

    不过,为了突出我们的祖孙关系,我以后是不是应该叫你孙子呢?」「叫孙子似乎生硬了点,我不喜欢。

    你叫我龙儿就行,一听就知道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

    」这时,陶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忙道:「龙儿,你说你只愿意叫我奶奶,以后我们有了女儿,我肯定让她叫我妈妈,那称呼不就完全乱了,你不就成为你女儿的晚辈了?」尴尬地笑了下后,陶龙说道:「在我们这个乱伦家庭,关系本来就乱,称呼乱点也正常。

    我觉得大家各叫各的,反正她是我女儿,她只能叫我爸爸。

    」「龙儿,说起叫你爸爸,我又想到一个问题。

    万一哪天你爸回来了,我们的女儿叫他什么呢?」「毫无疑问只能叫爷爷。

    」陶雨一听赶忙摇头:「不行,女儿叫我妈妈,却叫你爸爷爷,那我岂不就成了你爸的晚辈了。

    他们都是我的子女,我们女儿只能叫你爸哥哥。

    」陶龙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毫不妥协地说道:「女儿叫我爸爸,叫我爸哥哥,那我爸不就成了我的晚辈了,我绝对不同意。

    」陶雨也不让步:「反正我是你爸的亲妈,在称呼上我坚决不做他的晚辈。

    」祖孙两人互不相让,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感到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陶龙只能打马虎眼:「反正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我爸,估计是找不到了。

    就算找到了,我也不会让他去桃源打扰我们的幸福生活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如果真的找到了你爸,他要见我们怎么办?」想了想后,陶龙说道:「我连我爸的面都没见过,我们找到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至于我爸找到我们的可能性更小,因为他要找的话也只能到陶村和刘家庄打听,而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们生活在桃源。

    当然,万一找到的话那是一定要相认的,如何称呼到时候再商量。

    」见陶龙说得在理,陶雨也就没有异议了。

    争辩虽然结束了,但陶文(即本书《前传二》中的陶强)初进桃源时,陶云开玩笑地逼着他认陶龙为长辈,与此时的陶雨意见出奇的一致。

    两人休息得差不多的时候,又开始了新一轮大战。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祖孙俩白天闲逛,晚上播种,生活很有规律。

    8月日上午两人购买了些生活用品后,离开了县城。

    回桃源不久,陶雨就有了妊娠反应。

    一家人兴奋不已,杀鸡烹鱼庆贺一番。

    陶龙更是激动,成就感油然而生:让祖孙三代长辈都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这可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暑假结束时,陶龙不得不告别亲人,恋恋不舍地离开桃源。

    临行前,他还在半岁多的牡丹脸上亲了十几下。

    1977年12月2日,陶云顺产一女。

    一个多月后,放寒假回到桃源的陶龙别提多开心了,当即给自己第二个女儿取名蔷薇。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b7d9cddfc2f7d0d6dedb99d4"><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b4dacedcc1f4d3d5ddd89ad7">[email protected]</span></a>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шшш.cm哋阯發咘頁www.c1978年5月20日,陶雨生下她第三个女儿,同时也是陶龙的第三个女儿。

    暑假回家的陶龙给她取名海棠,随后自然又感慨一番:上天对他太好了,知道他不想要儿子,就让他的女人专生女孩。

    这个暑假应三个长辈的强烈要求,陶龙又开始了新一轮造人。

    因陶云年纪较大,不知什么时候会绝经,所以第二轮从陶云开始。

    与上年一样,陶龙带着陶云来到南林县城,找了另外一家旅社生活了十来天。

    因陶云看上去也就0多岁,没有任何人怀疑他们的母子关系。

    陶云的肚子的确给力,很快就怀上了。

    这年9月,陶龙偶遇王婷,开始了陶乐居的幸福生活(详见上部)。

    1979年月22日,陶云生下了陶龙第四个女儿,取名丁香。

    这年暑假,考虑到县城玩腻了,于是陶龙带陶雨到了省城,依然以母子的身份开了间房。

    他们白天游玩,晚上肏屄,生活无比充实。

    二十多天后回到桃源,陶雨毫无悬念地怀上了孩子。

    1980年5月3日,陶龙第六个女儿出世,取名杜鹃。

    (陶龙的第五个女儿是王婷给他生的陶芬,详见本书上部。

    )1980年6月下旬,罗老师调回上海,陶龙取得了热气球的支配权,结束了只有寒暑假才能到桃源生活一段时间的历史,自此他可以自由频繁地往返桃源和陶乐居。

    因为决定不参加高考,陶龙在得到热气球后就没再上学。

    6月20日,他回到桃源,待了一个星期,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给已经三岁多的牡丹添个嫡亲妹妹。

    刘娟的确没有让陶龙失望,她的肚子很快就有了反应。

    1981年月6日,陶龙第七个女儿来到了人世,取名水仙。

    (顺便说明一下,陶龙每个女儿的出生日期都交代得很清楚,每个情节也有具体时间。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叙事时尽量不涉及年龄,看官可自己推算。

    例如下章《牡丹花开》中,牡丹的生日上章已提及,故事发生时她多大年龄,一算便知。

    )三个长辈虽然都生了两胎,但她们为了陶龙将来的性福着想,都觉得应该生第三胎。

    陶龙不是一个自私自利之人,认真考虑之后否决了她们的提议。

    他给出的理由是:在桃源已经有6个女儿,每人两胎的话,三代以后只有0多人,几天就可以轮到一次性生活。

    而三个长辈一旦都生三胎,就有9个女儿,三代以后就有一百多人。

    到时候他是幸福了,可是女儿们就惨了,一个月也轮不到两次。

    见陶龙说得很有道理,三女就打消了欲再次怀孕的念头。

    尤其让她们欣慰的是,陶龙年龄不大,品行却异常端正,他现在是尊老,将来也必定会爱幼,做他的女人实在是太幸福了。

    有男若此,夫复何求?(待续)
葡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