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彩票—bbin彩票—快乐彩票—澳门彩票投注 > 精品小说 >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 >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第二十三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第二十三章纪委妈妈的沉沦作者:坐怀不乱one201810/16字数:5140【第二十三章 纪委妈妈的沉沦】我尾随在顾再同的车身后,慢慢的车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公路上,因为车少,我不敢追上去,生怕顾再同发现,只能远远的跟着。

    手机突然一阵声响,我的手机接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妈妈发来了,大概意思就是顾再同伤的厉害,妈妈跟他一起去医院了,毕竟是我动的手,所以妈妈要跟着看看。

    顾再同的车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我又不敢贸然去找,只能下了车,慢慢的探索,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几百米外的一处拆迁工地找到了妈妈与顾再同的身影,此时顾再同还是在跟妈妈说些什么,只是我听不到,我慢慢的接近妈妈与顾再同,这时顾再同突然站起身,我还以为他发现我了,吓得我赶紧趴在土堆上,此刻我们两个的距离不足5米,顾再同起身到车的后备箱拿起了一个箱子,然后又回到妈妈的身边,嘴里还在嘟囔:「妈的,说了这么多好话才原谅我,我要你付出代价,等我硬起来非草死你才解。

    」顾再同表面上对妈妈唯唯诺诺诚诚恳恳的道歉,可是背地里确实想着「报复」妈妈。

    可是顾再同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呢?要来这么隐蔽的地方?我想到了一种可能——野战。

    身出荒芜的拆迁工地,周围一片黑暗,顾再同却用电瓶灯泡将他和妈妈的身边照亮,黑暗的一点光明使得周边更加黑暗,让我更好的融入环境,更加好的隐藏了我自己。

    顾再同放下手中的箱子后,拿出一个手机,似乎是在录像,而且应该是得到了妈妈的允许,在妈妈还没来得及反映的情况下,顾再同一阵风似的扑向妈妈,吓得妈妈就要逃。

    妈妈被顾再同一把抱住,用手铐将妈妈靠在一处竖直的铁管上。

    顾再同的一双大手隔着衬衣、短裙,对着妈妈那不断挣扎的娇躯胡乱抚摸起来。

    「你干什么,小顾?」妈妈很惊恐,顾再同是不是疯了?「我想再要你!」顾再同顿了顿又在妈妈耳边缓缓地说了两个字:「强—奸—」妈妈瞬间懂了顾再同的意思,于是撕破喉咙大喊道:「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要强奸我……」妈妈喊得声音虽然大,可是在周围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在看妈妈与顾再同上演的强奸大片。

    顾再同的手掌拂过妈妈的小腹,缓缓地攀上圣洁的玉女峰,顾再同得意的紧紧抱住怀中的娇躯,双手隔着衬衣抚摸着妈妈那对坚挺的硕乳,更可怕的是顾再同粗长的阴茎隔着短裙直接抵在妈妈的臀部,让妈妈感觉到了火热的男性气息。

    被碰触到敏感部位的妈妈,犹如触电般扭动着身子,身体不断向前躬,因为双手被手铐烤住,后背慢慢的变成了一个s形,更加方便了顾再同在妈妈胸前猥亵。

    妈妈感受着顾再同火热的男体,眼神迷离的超正在玩弄自己乳房的顾再同看去,对顾再同说道:「年轻真好!」顾再同继续进攻妈妈的躯体,妈妈胸前的扣子是被顾再同直接撕碎的,而不是解开,妈妈胸前的丝巾从衣领处掉落,直接挂在了脖子上。

    顾再同不断感受手掌间美妙的触感,一边又在白皙的脖颈、耳垂间来回舔弄,嘴里还对妈妈嘟囔道:「强奸呢!」顾再同的话刚落音,顾再同手用力在妈妈的背上一撕,衬衣从中间被撕裂,一阵凉意传来,妈妈雪白的美背呈现在顾再同的面前,顾再同对着妈妈的洁白的背部四处轻吻,粗糙的双手不规则的游移,时而不断的用手变换着手型,来回用掌心、掌被来感受妈妈白净肌肤的光滑触感。

    妈妈现在洗澡还会用婴儿润肤露,所以,美背的触感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妈妈衬衣下并没有穿胸罩,顾再同的大手从身后伸出,正牢牢的握着妈妈的乳房,不断的用各种手型有意的刺激着妈妈的乳头,丰满挺拔的双乳被顾再同蹂躏成各种形状。

    虽说是上演强奸戏份,可是妈妈对于这个正在玩弄自己的人毫无戒备之心,完全就是一副任君大尝的样子,所以表演强奸的妈妈更加像是一个等待强奸的人。

    顾再同双手绕至腰后,解开妈妈的腰间的裙扣,百褶柔顺的沿着妈妈的笔直双腿掉落在地。

    顾再同感觉时机来临了,趁着妈妈阴道正好湿润,顾再同直接抱起妈妈的两条丝腿,怀抱两侧,挺着坚硬如铁的阴茎就往那破碎的丝袜裆部探去。

    火热的大龟头顶住了妈妈的私处,湿润的阴唇直接被顶开一道裂缝,拉出一道晶莹的丝线。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197763716c597e787075377a"><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6c021604192c0b0d0500420f">[email protected]</span></a>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шшш.cm哋阯發咘頁www.c妈妈因双手还被烤在铁管上,所以全身的重量只有手跟顾再同抱住的美腿上能够支撑,双腿只好紧紧的盘在顾再同的腰上,顾再同享受着腰间丝腿舒爽的摩擦,控制住龟头隔着阴唇缓缓的摩擦……妈妈被这种感觉折磨的欲火焚身,对顾再同说道:「快……老公……快插进来……」顾再同感觉到自己的机会到了,扶起妈妈的头部,对准正在拍摄的手机,「愿意做我的母狗吗?」「愿意!」正在性头上的妈妈不经大脑思考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李阿姨,我来了!」噗嗤……「嗯……」妈妈一阵闷哼,顾再同用力一顶,阴道大量的淫液犹如润滑剂一样包裹着火热的阴茎,滋的一声,来了一个一插到底,两具躯体交融在了一起,灵魂交融在了一起,只剩下两颗晃荡的肉丸。

    顾再同舒爽的抽出阴茎,控制好角度,只将龟头塞进了妈妈的阴唇内,「还想要吗?」妈妈点了点头。

    「记得刚才我说的什么吗?」顾再同说道。

    「我愿意做你的母狗,只是在性生活上。

    」妈妈说道:「不许侮辱我的家人。

    」妈妈口中的家人肯定包括了我跟爸爸。

    「好!」顾再同再次挺身而入。

    「啊……好……好舒服……」伴随着妈妈娇躯的微微颤抖,妈妈又发出了一声令人心醉的呻吟声。

    随着肉棒的不断抽送,妈妈的蜜穴紧紧的包裹着火热的阴茎慢慢蠕动,尽管有大量淫液的润滑,可是顾再同的肉棒太大,被狭窄紧实的阴道摩擦,强烈的摩擦感让顾再同爽到极限。

    「母狗,爽不爽?」顾再同问道。

    「嗯嗯嗯嗯嗯嗯嗯……爽……」妈妈上下两张嘴回应着顾再同。

    顾再同的阴茎将妈妈的蜜穴塞得慢慢的,随着顾再同的抽插,敏感的身体如活火山般即将喷发,阵阵的痛楚敢涌上心头。

    粗长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顶开妈妈的蜜穴,蜜穴被顶出一道道褶皱,爱液犹如洪水般被顾再同阴茎带出,湿润着整个阴道。

    下体强烈的痛楚与快感同时冲击着妈妈。

    顾再同犹如打桩机,不断的撞击着妈妈的翘臀,撞出一阵阵诱人的臀浪。

    顾再同粗大的肉棒畅通无阻的在妈妈的下体驰骋,妈妈的脑袋一片空白,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填补着空虚的身体。

    顾再同隔着丝袜来往的揉摸两条修长的美腿,大长腿跟高跟鞋随着顾再同的不断撞击上下起伏。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77190d1f023710161e1b5914"><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fb9581938ebb9c9a9297d598">[email protected]</span></a>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шшш.cm哋阯發咘頁www.c「啪……啪……啪……」肉棒进进出出,有节奏的在妈妈玉臀上拍打出足以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啊……啊……好深!」「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太粗了……太舒服了……」妈妈一定是快要崩溃了,脑袋后仰,秀发如瀑布般向下,身体随着顾再同的操弄而颤抖,秀发狂乱的甩动着,胸前两颗圆润挺拔的肉球充满弹性的上下跳动。

    顾再同再也坚持不住了,紧紧地抱住妈妈的丝腿,尽量抬起妈妈的屁股,龟头紧紧的抵住花心,将滚烫的精液射了进去。

    「啊!」妈妈在一阵惊呼声后,早已透支的身体感受到了体内不断跳动的肉棒,浑身一颤,阴道内一股淫液喷射而出,因一夜两次而虚弱的身体再也经不起折腾,嘤咛一声昏死过去。

    顾再同怕手铐伤害到妈妈,赶紧将手铐解开。

    抱起已经泄身的妈妈,大口喘着粗气,顾再同明显感受到了温润的引导内一股浓稠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肉棒缓缓地流淌而出。

    「李阿姨,你高贵的子宫是第一次接受我的低贱精液吧。

    」「嗯……」妈妈听到了顾再同所说,实在没有力气应答,只能回答一声来表示,毕竟这真的是第一次被顾再同内射。

    顾再同紧紧地抱住妈妈,而唯一参观这场强奸大戏的我却犹如伏地魔,整个人隐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发现。

    顾再同刚刚将箱子里的单反相机拿出来后,箱子里剩的的东西看起来就是一些衣服之类的,没搞懂顾再同拿这些衣服来要做什么。

    顾再同果然没安什么好心,顾再同拿出一双旧的肉色丝袜,顾再同将丝袜递给妈妈,妈妈虽然表情疲惫极了,但还是接过顾再同手中的丝袜。

    「李阿姨,偷来的丝袜穿起来怎么样?」顾再同说出了令我匪夷所思的话。

    丝袜是偷来的?妈妈又不缺钱,怎么会去偷丝袜呢?「嗯,讨厌,你别说了。

    」妈妈一边穿着丝袜,一边对顾再同撒娇。

    「说说嘛,我特别想听知道,真的。

    」顾再同显然是很想从妈妈口中得知过程。

    「还不是怨你,小冤家,记得那次我去参加婚礼吗?」妈妈问道。

    「记得啊,不是你们办公室的一个女员工吗?还挺漂亮的。

    」顾再同回忆着说道。

    「我给你看照片,你记得跟我说过什么吗?」妈妈又问道。

    顾再同坏笑起来,张口说道「我不知道,你帮我回忆回忆。

    」突然又用力的在妈妈的乳房上使劲一捏。

    妈妈一阵娇喘,连忙对顾再同求饶:「顾,疼,轻点。

    」「当时我给你看了照片,你说如果是我穿着这双丝袜,这双高跟鞋会比她更加好看,你还记得吗?当时在敬酒的时候出了点小插曲,红酒不小心打翻,顺着新娘的敬酒服躺到了腿上流进了高跟鞋里,然后新娘就进休息间去换鞋,换衣服,出来的时候换的都是新的,一开始我也没想拿。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iyibǎ<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acc2d6c4d9eccbcdc5c082cf"><spa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a6c8dcced3e6c1c7cfca88c5">[email protected]</span></a>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0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www.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шшш.cm哋阯發咘頁www.c妈妈用拿来解释,显然不承认这是自己从婚礼现场偷出来的。

    妈妈继续说道:「喝了几杯酒我有点累了,新娘让我去她的休息间休息一下,我进去后让她出去接着照顾其他客人,然后自己就侧躺在沙发上,有一阵芳香向我传来,夹杂着澹澹的红酒与汗液的味道,我扭头一看,旁边梳妆镜前的板凳上挂着一条肉色的丝袜,美中不足的就是丝袜的小腿部分沾染了红酒,凳子下的红色高跟鞋也有些湿湿哒哒的,我突然想起你说的话,当时也有点酒虫上脑的感觉,于是将丝袜迭好放入包中,但是包太小,高跟鞋只能放入一只,我便将另一只高跟鞋用胶带缠在了大腿上,放置于两腿中间,正好用裙子挡住了高跟鞋,我刚做完这些,有人便进来,说是到了我单位给新人送祝福的时候了。

    我便出去了,可是高跟鞋在我的裙底,我只能慢慢的走动,以防止被别人发现,我讲话的时候,觉得大腿有些凉凉的,想来应该是红酒顺着高跟鞋流淌在了我的丝袜上,此刻的我自己都感觉到了脸上火辣辣的,我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讲下去,简短的讲完了话,遍告辞离开,当我回到自己车上的时候,我发现红酒都快阴湿的裙子了,辛亏没人发现。

    」「李书记,偷自己                   下属的婚袜婚鞋是什么感觉,刺激吗?」顾再同说道。

    「小顾,其实弄湿裙子的不仅仅是红酒,还有……」妈妈还没说完,顾再同一把抄入妈妈的裙底。

    「还有李书记的淫液是吗?李书记后来有没有听下属说过高跟鞋丢了呢?毕竟是婚鞋,人家会很伤心的吧。

    」顾再同问道。

    「当然有,有次在办公室听她们说起的时候说过,她们的结论是可能服务员看到脏了就扔了。

    」「哈哈,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服务员正是咱们的李书记。

    」顾再同说到。

    「小顾,把那件衣服也拿起来吧!」妈妈说道。

    顾再同拿起衣服,扯开黑色的包装,一件十分亮丽的礼服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应该是新娘的敬酒服。

    「衣服也被你偷来了?咱们的李书记还真是骚啊!」顾再同似乎十分想羞辱妈妈。

    「别用偷字,这衣服是我买的,跟新娘敬酒服差不多,你说好看,我就买了穿给你看。

    」妈妈将衣服慢慢的穿上,衣服的是抹胸设计,背后是露背设计,火红色的礼服将妈妈整个人映衬的非常高贵,下身是小拖尾,裙子的前端有开缝设计,并不影响走路,还能看到高跟鞋与美腿。

    穿完衣服,妈妈又将那双沾上妈妈淫水和红酒的高跟鞋穿上,于是,一个「新娘」妈妈呈现在了我跟顾再同的面前,顾再同一下抱起妈妈,对着妈妈的嘴唇索吻,慢慢的走向停车的地方,对妈妈说道「今夜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拍完婚照我与李书记再入洞房如何?」妈妈手臂环抱住顾再同的脖颈,轻轻的点了点头。

    打开车门的时候,顾再同拿出一盒东西,递给妈妈,跟妈妈说道:「亲爱的老婆,刚刚不好意思内射,吃了避孕药吧。

    」妈妈又点了点头。

    妈妈与顾再同上了车,顾再同又将刚才与妈妈野战的地方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开车离开,我没法追上去,只能留在原地,等到周围一切声音消失,我才慢慢起身,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看着刚刚妈妈与顾再同刚刚肉体交融大战的地方,凌乱不堪,擦拭精液淫水的卫生纸随处可见,而且,我看到了我更加想看到的东西,一双破烂不堪的丝袜,整个臀部都被顾再同操烂了,丝袜上湿湿的,不知道是妈妈的汗液、淫液还是顾再同的口水,我捡起丝袜,把丝袜收好,妈妈的百褶裙也被揉成了一团布,我捡起来一看,百褶裙直接被顾再同从中间剪开,好好的裙子成了宽长的布条,有了那种情趣裙的感觉。

    我离开后,上了车,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追踪俩人,只好慢慢的往家里开,不知道顾再同刚刚说到拍婚照是什么意思?跟妈妈野战完了难道是要给妈妈拍写真或者是露出外拍?想了想去这种可能性最大。

    至于什么结果,我不得而知,妈妈能放下身段与顾再同做如此下流的勾当,能做出常人做不到的野战,野外露出。

    妈妈从当初被顾再同强奸,到有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后彻底倒向爱上顾再同,为了顾再同妈妈偷丝袜,偷下属的结婚高跟鞋,再到今天妈妈与顾再同的所作所为只能说明一点,妈妈彻底沉沦了,没错,与秦思杰不同,妈妈彻底沉沦在了顾再同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胯下。

    (未完待续)
葡京彩票